亚洲欧美激情在线一区

您好!歡迎來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官方網站!

新聞

NEW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 >>媒體聚焦

新聞

媒體聚焦

【健康界】放療科張旭:醫術和仁心托起“放心療園”

來源:宣傳中心 發布時間:2018-01-01 瀏覽次數:
字號: + - 14
醫術和仁心的完美結合,讓身為北京胸科醫院放療科主任的張旭,對放療這份職業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

用“左手醫術,右手仁心”形容張旭醫生毫不為過。醫術和仁心的完美結合,讓身為北京胸科醫院放療科主任的張旭,對放療這份職業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

訪談從一部微電影《遲到的牛軋糖》開始,這部微電影根據院內一個普通的真實事件改編拍攝,講述的是發生在男主角老張(張旭 飾)——一名癌癥晚期患者和病房護士張小云(北京胸科醫院護士)之間的感人故事。

故事情節并不跌宕起伏,只是普通生活中的一個小故事,沒有刻意渲染,所涉人物也只有幾位,但整個故事催人淚下。來自北京胸科醫院的醫護全部是本色出演,而且拍攝過程順利。其中出乎意料的是,誰也未曾想到,張旭醫生能將晚期癌癥患者的言行思想淋漓盡致地呈現出來。

健康界問張旭秘訣在哪里,他回答“耳濡目染”。在他看來,醫生和患者是最相通的兩個角色,盡管專業知識上有差別,但臨床上的頻繁接觸,總能讓彼此在換位時很容易捕捉到對方心里最真摯的感情,感同身受,流露出來的自然也是最真實的。

從心出發 打造“放心療園”服務品牌

由于專業和工作的特殊性,放療科一直是讓人“不放心”的地方。“不放心”來自大眾以及患者對放射線知識的缺乏和對放療效果的擔憂,來自剛加入放療行業的新同道對放射線防護措施的擔憂,還來自醫護家屬對親人安全的擔憂。

不過,這些擔憂在張旭看來,只要用心去做完全可以消除,也正是這個“心”促使張旭綜合科主任李寶蘭(“胸心港灣”服務品牌創始人)一起策劃獨具放療科特色的服務品牌——“放心療園”,張旭為此還親自設計品牌標志,將三顆心交織在一起,寓意“讓患者放心、讓同道放心、讓家人放心”。

品牌之下,改變從每一個細節開始。

治療室內隨處可見的提示牌“我們的每一次治療都關乎患者療效”,時刻提醒臨床治療技師的責任之大,他們不斷重復的每一項操作,對每一位患者而言,都具有重要意義。

治療師大組長于輝發起了“扶一把”活動倡議,使每年兩萬左右人次的患者在接受治療后下床時免遭摔倒。放療科治療師們還設計在每個治療床旁的上下床臺階邊固定一塊扶板,這個細節大大提高了治療安全性,并在全院推廣。

高年資醫生每年會給新同道和家屬認真講解放療科的防護措施——放療科治療室的墻厚均按《GB18871 電離輻射防護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準》筑造,一般厚度在1.5米,主防護墻厚度則達1.8米,可有效隔離輻射。

另外,放射工作單位和國家職業健康檢查機構,每年還會對放療從業人員開展定期體檢,并通過劑量計嚴密監測每個人的輻射攝入量。同時科室每年也會組織輻射防護培訓和有關法律知識培訓,提高大家防護意識。另據《放射工作人員職業健康管理辦法》規定,放射工作人員還有一項額外“福利”,除享有國家統一規定的休假外,每年還可以享受保健休假4周。

“在眾多保護措施之下,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張旭的總結給眾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除此之外,放療科每年以“放心療園”的名義多次到社區做放療科普,向正在接受治療的患者做一些宣教活動,以此消除他們對放療不良反應的恐懼和疑慮,放心接受治療。在院際交流中,“放心療園”獲得國內許多放療科主任的贊賞。

術業專攻 求才若渴

北京胸科醫院放療科自1979年建科至今已建立起一支整齊的專業隊伍,共有19名成員,其中包括5名醫生,其余是物理師、治療師、護士和機械維修師。科室目前擁有兩臺進口直線加速器,按照每臺機器工作時至少需要3個人,并且兩臺機器每天接近同時工作來計算,現有人員在均能確保到位的前提下,剛好可以維持放療科日常工作的開展。但萬一有特殊情況時,應該怎么辦?

張旭說,“只能加班完成”。因為放療科對人才專業性要求較高,需要掌握放射生物學、輻射劑量學、放射化學、放射物理學等多門專業知識,甚至還要有高等數學的基礎,所以在計算機尚未普及的年代,患者所接受的射線劑量、強度,以及照射部位均需要醫生手工計算,這就不可避免要涉及到微積分、線性、矩陣等高等數學的計算知識。

這樣的放療人才屈指可數,全國設有放射醫學專業的學校很少,只有張旭就讀的白求恩醫科大學和為數不多的幾家大學才設置這個專業。設置該專業也是對一個大學能力的考驗,因為教課內容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放射源和放射物質的使用和存儲,包括放射相關的實驗,而這些只有在符合國家要求的環境下才能開展,相關人員也要嚴格按照要求規范操作,但大部分高校并不具備組建這個專業所需的硬件和軟件。

與之相對的是,全國每年巨大的放療人才需求,其中就包括張旭的放療科。

幸運的是,隨著計算機的普及和發展,放療界每5年就會有一個技術性的革命,放療方式逐漸從最開始的“劃方塊”,利用透視機圈定照射部位演變為僅照射腫瘤的適形放療,到根據照射部位內部病變程度設置不同劑量的調強放療,再到借助CBCT實行照射部位精準定位的圖像引導放療,這些新技術大部分可以借助計算機完成,一定程度上減輕醫生的計算工作量,卻對治療精度和責任心提出更高的要求。

患者至上 精益求精

“這些要求對物理師是很大的考驗,因為物理師需要通過計算機為患者做治療計劃。

在做計劃之前,醫生會先給病人做一個CT定位,此間,病灶和正常組織都在考慮范圍之內。定位形成的圖像傳輸到治療計劃工作站后,通過層層重建,整個人體將在計算機里重現,之后醫生會把需要治療的靶區勾畫出來,其中會涉及到靶區周圍部分正常組織。”張旭簡單描述物理師的工作。

“物理師工作的難點在于,他們需要圍繞靶區設計不同角度的照射野,同時要避免穿過正常組織,這點對技術要求較高,”張旭說,“之后通過計算機算出腫瘤及其周圍正常組織各自接受的照射劑量,醫生做最終評估。”

如果醫生認為某一個正常組織無法承受給予的照射劑量,那就只能重新選擇照射角度,重新計算劑量。因此治療計劃的設計過程非常復雜,有時要反復計算多次,不斷優化才能找到最合適的計劃,最大限度保護腫瘤周圍的正常組織。

“盡管如此,胸科醫院放療科從定位到治療的速度仍在北京排在前列,甚至為了讓患者得到及時治療,物理師常常加班做計劃,而這儼然已成放療科物理師的傳統。”在張旭看來,加班已是常事。但放療科的同事沒有一個有怨言,也不圖任何回報,最希望得到的僅僅是患者的理解。

在更好地服務患者上,張旭特別支持腫瘤多學科聯合查房(MDT)。他認為放療科的同事們應該多參與MDT,多聽聽臨床醫生的看法和建議,對后續放療效果會有所幫助。這樣的想法源于張旭曾在美國MD安德森腫瘤中心一年的學習,期間張旭深深感受到了MDT帶給醫生和患者的好處,也深受隨時隨地就可以進行MDT的MD安德森腫瘤中心感染,在未回國時就向北京胸科院提出了MDT的建議。

此外,在MD安德森腫瘤中心學習期間,張旭還曾跟隨老師做過早期腫瘤患者的立體定向放療。從臨床來看,這項技術可能比手術還要好,除了能夠達到和手術相近的臨床效果,輻射還比較低,比較安全,“關鍵是病人不用開刀,只通過體外照射就可以把腫瘤根除,這是以前所不敢想象的,也是放療技術提升帶來的突破。”張旭介紹,目前放療科仍在繼續做這項研究。

談及人才培養,深受MD安德森腫瘤中心運行機制熏陶的張旭,同樣支持和鼓勵大家有機會多去美國的醫院學習交流,畢竟許多新穎、對臨床有幫助的理念源起西方國家,我們應當多借鑒。

主動“請戰” 對口支援新疆一整年

正當放療工作開展得如火如荼時,一張“請戰書”,張旭毅然選擇前往新疆,對口支援。但援疆,對張旭來說,實屬巧合,因為這次是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第一次主動提出需要一名放療科醫生,在這之前,原本援疆的是一名胸外科醫生。

由于放療科較強的專業性,深處南疆的和田地區人民醫院一直沒有成立放療科,更談不上放療,因此,張旭的這次援疆將面臨諸多挑戰,其中最大的挑戰便是將放療科從零開始一步步做起來,困難之大可想而知。

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面對挑戰,張旭絲毫沒有退縮,還主動“請戰”,并寫了“請戰書”,援疆,勢在必行。

張旭說在做這個決定之前,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思想準備。身為黨員的他,援疆出發點簡單而樸實——回報國家、回報醫院。張旭一直認為,自己能夠去美國MD安德森腫瘤中心學習完全得益于國家和醫院的資助以及支持,而援疆正好是自己得以報答的一個機會,加上自己是回族,在風俗飲食上可能會更快適應,因此就主動“請戰”支援新疆。

事實證明,張旭的決定是正確且必需的,當面對新疆地區患者強烈的就醫需求、看到因專業人才缺乏導致的癌癥患者無法就醫......種種心酸便會涌上心頭,因此“援疆不光考驗自己的醫術,為當地真正建立起一個放療科,也是對自己心靈、人生觀的升華。通過自己的醫術,讓一方的老百姓受益,這真的是一輩子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而期間發生的很多故事,至今記憶深刻,有些甚至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這些不會忘記的故事,每一個都直擊心靈,甚至有些故事帶給張旭的震撼遠超醫療本身,直擊心底最深處,改編成小話劇的《心中的陽光》——真實還原疾病背后深深的父愛和民族情;散文《大漠綻放紫玉蘭》——睹物思鄉,臨行前的院領導的重托重現、前赴后繼的援疆戰友的激勵鼓舞斗志...... 援疆期間,張旭完成的多部作品,就是最好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