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欧美激情在线一区

您好!歡迎來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官方網站!

新聞

NEW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 >>媒體聚焦

新聞

媒體聚焦

【聽健工作室】86歲馬嶼教授:做大夫就要兢兢業業,如履薄冰

來源:宣傳中心 發布時間:2018-02-01 瀏覽次數:
字號: + - 14
采訪:安楊
嘉賓:北京胸科醫院馬玙

中午,通過北京胸科醫院朋友的朋友圈,得知今天是馬玙教授86歲生日。記得三年前采訪馬教授時,馬老說等過了從業60年(2015年),她就想休息休息了。但是,三年過去了,馬老在生日這天,依然在門診一線。

以下采訪是三年前進行的,重溫,除了是想真誠祝愿馬老生日快樂,更因為這些話今天再讀,仍然受益匪淺。

專科醫生也要有全科思維

馬玙醫生:結核病是一個很特殊的病種,從臨床癥狀不規則發熱、咳嗽、咳痰、胸疼或者胸片、CT上發現異常的陰影,到底是結核病還是別的病?需要同好多病進行鑒別。所以我老覺得臨床醫生需要拓寬自己的知識。
我是一個內科的大夫,專長是結核病,但對胸部腫瘤還得有研究;有些結核病病人還可能合并糖尿病,如果你對糖尿病不會治療,那么也不會是一個很好的大夫;另外老年結核病可能合并好多病,比如說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擴散,肺氣腫、心臟病等等;還有一些病人,合并有類風濕性關節炎,或者系統性紅斑狼瘡,細菌感染,支原體感染等等,涉及的知識是無窮盡的,所以我做結核科專科醫生,但知識僅僅限局在結核是顯然不夠的。
學無止境。現在不僅僅結核病,包括整個醫學,都在不斷發展。所以只知道三年前的東西是不夠的,要不斷學習。
曾經有一個患者,其他專科懷疑是強直性脊柱炎,但也不排除結核,找我們結核科的大夫會診,看看是不是胸椎結核。問題在于,假如是強直性脊柱炎,要用有效的免疫制劑,但這種辦法可能提升結核的發病率,所以這個病人的治療需要慎重。如果知識面不廣,一發現不是結核病,結核病醫生就走人了,隨便其他醫生怎么治,也許會耽誤事兒。

安楊:所以您一直強調專科醫生也要有全科知識。

馬玙醫生:當初我是想做內科醫生的,搞結核覺得太單調,但是后來我覺得事在人為,只要你注意努力拓寬知識就可以了。

安楊:不局限在“專”里面,專和綜合是要結合起來的。
馬玙醫生:我從一到這個研究所,就拿定這個主意:邊研究、邊臨床,總希望自己能夠做一個比較全面的醫生。
本身的專業要專進去,最新的東西都要知道,邊緣的東西要拓寬(當然你不能做)。我給進修大夫講課的時候,老說:“你是一個結核科大夫,但是你要做半個影像學大夫,雖然研究所影像科室會有報告,但是我們要有自己的看法,不是只看看人家報告就可以了。”

做大夫就要兢兢業業,如履薄冰

馬玙醫生:我們的病人治療比較慢,醫生對他們都很熟悉,我們同病人的關系,一般是比較融洽的,醫生同病人都交上朋友,到現在還有很早的病人經常來看我。關系都特別好。
有個病人我現在還記得非常清楚,是困難時期的,他家就住在高碑店,是一個修自行車的,孩子特別苦,所以分給我們的東西,我就給他拿去吃。

安楊: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小孩?
馬玙醫生: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病很重,后來,總算治愈了,到現在人家都做太爺爺了,但也要定期的打個電話,或者是到我家來看看我。

安楊:一輩子的交情。
馬玙醫生:那個時候關系都挺好的,矛盾也有,但是不像現在好像大家老要防著對方,我們過去從來不防的。
安楊:幾乎所有的老專家很懷念當時的醫患關系。
馬玙醫生:對,那時,病人去世了,家屬哭,我們也跟著哭,后來老大夫就告訴我:別哭了,病人等著你呢,你不能老哭。
安楊:還需要理性的東西。

安楊:我認識的一位老教授特別想寫一本書,叫《那些我忘不了的病人》,其實每個醫生這一輩子都會經歷這樣的病人。聽說您還經常追病人?
馬玙醫生:有個病人是一個運動員教練,有兩塊病灶有點懷疑但不能確診,我說過一個月左右再復查。這個病人以為觀望就沒事兒了,回去就不來了,左等右等她都不來,我就去追著找到她催她來,最后發現是一個緩慢發展的肺癌,現在我們都已經是多年的交情了。她說:“別人都是病人找大夫,您是大夫追病人。”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我也是讓自己不要犯錯。大夫如果給病人診斷錯了,要難受半天的,想起這個事兒就會惡心。所以人家有時候描述“這個大夫好,沒有誤診過”,我都不相信,因為我覺得怎么樣也會有錯的,只要沒有犯大錯就行,不犯錯誤是不可能的。

安楊:我特別感激馬老講的這番話。老百姓有的時候對醫學的理解相對比較片面,會認為說要么是對的,要么是錯的。其實醫學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醫生也需要反復思量權衡,如果判斷錯了,醫生也會很難受的。
馬玙醫生:我們醫院有個大夫,他夜里12點鐘睡覺了,想想這個病人不放心,又爬起來到病房去看病人了,他老覺得怕有錯。做大夫就真的要兢兢業業,如履薄冰。

好大夫是怎樣煉成的?

安楊:那個年代流行一本書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其實剛才您講的這段話,有點像一個好大夫是怎么煉成的。
馬玙醫生:是,他也是從無知走過來的,或者說基礎知識還不夠的階段走過來。在臨床思維方面還不健全,還不完整,可能會犯這樣那樣的錯誤。為什么醫院建立三級查房,人手需要不斷補充,醫生需要不斷學習,就是要通過各種渠道,發揮大家的互補作用,盡量避免犯下錯誤,因為犯錯誤會對病人及家屬造成很大損失。
然而,我跟你說實話,現在大夫的壓力太大了。

安楊: 您認為什么是一個好大夫?
馬玙醫生:要做一個好大夫,首先要會做人。你別覺得自己整天累死累活地照顧人家,實際上多少人也圍著你轉,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你別認為老在付出,實際上人家也在為你服務,所以不要有埋怨的情緒。

第二,我覺得做人還得要有一個平等的觀念。醫生這個職業,很容易讓你居高臨下,這條是最忌諱的!
醫生是高尚的,但不是你個人高尚,是這個職業高尚。
過去提出了“待病人如親人,病人是上帝”,我覺得過高,我做不到。我也需要平等,我也有我的人格,我不能低三下四。但是我覺得平等待所有的病人是可以做到的。換位想想,你病了就希望大夫給你看好,那么現在他是一個病人,他是一個弱勢,你是強勢,除了平等以外你還要讓他一步,我是這么一個原則。
我總相信一個問題:你對他好,他也會知道的。因為人總要相信,絕大多數人是好人,但是十全十美的人沒有。這么一理解,把所有的事兒都解決了。
還有就是責任。你是健康的衛士,是在保衛人的生命,這是最寶貴的東西。所以我老說你得擔負起這個責任。
你對病人負責、耐心,取得了他的信任,你的工作今后會更加順暢。此外,你工作做得越好,將來犯錯誤的機會越少,慚愧的事兒也就更少點。從這個角度來說,你也得對工作負責。
還有更高的要求——你要維護病人,哪怕已經是很晚期的病人,也要讓他的生活質量高點,而且更要對他愛護,讓他覺得得到照顧了,不要讓病人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