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欧美激情在线一区

您好!歡迎來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官方網站!

新聞

NEW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 >>媒體聚焦

新聞

媒體聚焦

【北京晚報】北京胸科醫院急救先鋒下社區義務培訓心肺復蘇

來源:宣傳中心 發布時間:2018-02-06 瀏覽次數:
字號: + - 14
又多了100位有效施救人

“這一天啊,我出去買菜回來,哎呦,看見地上躺著一個人。我應該怎么辦呢……”

下午2點,通州區西上園社區服務中心內,劉大媽(化名)蹲在活動室臺上的假人身邊,聲情并茂地演示著剛剛學來的心肺復蘇術(英文縮寫為CPR)。臺下,100多名社區居民也沒閑著,有的微笑著頻頻點頭,有的認真地糾正著步驟。最開心的,要數北京胸科醫院重癥醫學科(ICU)“急救先鋒”小組的成員們,這一下午的義務培訓沒有白費,社區居民們終于對心肺復蘇術有了基本的認識。

自2017年9月“急救先鋒”小組成立以來,不僅在醫院各科室進行巡回培訓,還走出醫院、走入社區開展義務培訓,已經為3個社區近500人普及了心肺復蘇術的基本操作。北京胸科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長王秀軍告訴北京晚報記者:“心搏驟停的黃金搶救時間是4到6分鐘,當有人遭遇心搏驟停時,他周邊的人能否立即展開施救是最關鍵的。我們希望通過培訓,讓每一名目擊者都能成為救助現場的有效施救人,不用等救護車也不用叫別人幫忙,而是感覺急救先鋒就在你我身邊。”

我國CPR技術普及率低于1%

在西上園社區的這次義務培訓,安排在工作日下午,但社區服務中心的活動室,依然擠得滿滿當當,稍晚一點的,就只能站著聽講。護士李新穎做講解,護士張鑫做演示。講解內容是李新穎反復斟酌過的,為了能讓普通人聽明白,她使用了很多通俗易懂的口頭語:“我們判斷倒地人的脈搏,就是找下巴頦后旁開兩指,這就是大動脈搏動的位置。然后,對女性進行胸外按壓的時候,先找到肋緣,也就是肋八叉……”

“其實,李新穎今天應該是休息的,為了這次培訓,她從漷縣趕過來。張鑫是早上9點剛下的夜班,沒休息就過來了。其他幾個護士,有的是明天凌晨2點還有夜班。”王秀軍悄悄告訴記者,每一次“急救先鋒”進社區的培訓活動,ICU的護士都無償獻出了自己寶貴的休息時間。“大家平時的工作都很緊張,但沒有一個人說拒絕下社區的。”

為什么如此重視CPR培訓?因為我國的CPR技術普及率還不到1%。

北京胸科醫院ICU主任駱寶建介紹,心肺復蘇是專業問題,也是社會問題,不但要提高醫務人員的認知度和熟練操作,在社會層面也要提高大眾的認知度,并基本掌握這項技術。為此,醫院高度重視,早在2004年就成立了心肺復蘇教學小組,開始在院內不定期開展CPR培訓,并根據最新版本的《美國心臟協會心肺復蘇及心血管急救指南》給各科室進行培訓和教學。心肺復蘇包括三個層面,即基礎生命支持,高級生命支持和延續生命支持。我們現在向社區科普的是基礎生命支持,是最適合初步急救和現場急救的。

王秀軍說,在發達國家,比如法國CPR普及率約40%,德國CPR普及率約80%,美國接受過CPR技術培訓的超過7000萬人,而我國普及率還不及1%。“我看到相關文獻的時候,自己都不相信這個數字。尤其看到,我國醫務工作者向家庭成員傳授CPR技術的比例,也低于1%,真是深深被震撼了。所以就跟科室、跟醫院、跟社區開始一起商量著,把CPR普及到院外,到社區里去。”

身邊人都急切想學CPR

王秀軍帶著“急救先鋒”第一次下社區的時候,是和兄弟科室一起,“當天還安排了三個講座,我們嘗試著問社區工作人員,如果時間充裕,是否可以加一個CPR現場培訓。結果,人家社區的反應出乎意料,他們說講座時間可以縮短,培訓一定要保留。”王秀軍說,當天趕來很多社區工作人員,大家都想學會這門急救技術。

更廣泛的影響是在王秀軍發了朋友圈之后,很多親朋好友看到她發的培訓照片,都留言問,能不能跟著學。“像我們醫院的后勤部門的同事,都跟我說,想學CPR。雖然都是醫院的,但遇到這種緊急情況,不敢施救,沒學過,不會啊。”

越來越多的反饋,讓王秀軍意識到CPR普及的迫在眉睫:“我了解到,很多人看見心搏驟停的患者倒地,不是不想救,而是不會救,想幫忙,沒辦法,只能打120。但是救護車最短也要10分鐘到達現場。心搏驟停,施救時間每延遲1分鐘,患者的生存概率就下降7%到10%”。

大爺大媽們聽得特別仔細

我國心血管疾病患者已接近3億人,每年約有54.4萬人死于心臟猝死。而由于CPR普及嚴重不足,導致我國心搏驟停患者院外CPR成功率低于1%。 駱寶建說:“很多心搏驟停患者通過及時準確到位的胸外按壓,是可以心臟復搏的,但是錯過了4到6分鐘的黃金搶救時間,大腦就可能受損,即便患者心臟復搏,大腦也會受損,引起很多后遺癥,甚至是植物狀態。”

講解并演示CPR的基礎生命支持過程,時間不足半小時,主要是解釋清楚胸外按壓和人工呼吸的細節。熟練掌握不太現實,但社區居民可以通過這半小時的講解,理解CPR的意義,有意識地抓住黃金4到6分鐘的搶救時間。

“就剛護士講的,我啊,先‘輕拍重呼’,問問‘喂,您怎么啦’,再指定身邊一位圍觀者,就是你啦,老李,幫我撥打120。接著準備開始心肺復蘇。先確定按壓位置,然后每30次按壓進行一次人工呼吸通氣,這是一個循環,一共5循環……” 劉大媽聽得認真,也是第一個自告奮勇上臺實踐的。

“現在已經慢慢步入老齡化社會,社區里老年人眾多,大家平時出門遛彎、買菜,很可能就會遇到心搏驟停的患者。所以,您看,大爺大媽們聽得特別仔細。”駱寶建說,能看出來,老年人平時也挺關注心搏驟停的,“有些老人明顯是受到過電視宣傳的影響,知道CPR的基本步驟,就是不太清楚具體操作”。

劉大媽一通操作下來,滿面紅光,李新穎和張鑫攙著她起身。

駱寶建特意提醒在場的老年人:“咱們施救的時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胸外按壓要做5組,一組30次,如果自己覺得吃力,可以找身邊人幫忙,大家輪流按壓。”

希望每個受訓人成為擴散點

在西上園社區的培訓,持續了約1個多小時,100多位居民中以中老年人居多,大家發言踴躍,積極提問。培訓已經結束,還有老人追著護士們問:“如果按壓過程中,人醒過來了,怎么辦?”李新穎耐心回答:“那就可以暫停按壓了,等待救護車前來救援。”不過,老人們愿意身體力行,上臺實踐的不多。

“這可能跟老年人相對比較靦腆有關系,還有大家覺得胸外按壓容易掌握,嘴對嘴人工呼吸,可能有點兒介意。”李新穎說,前兩次社區培訓安排在周末,年輕人居多,愿意上臺實踐的也特別多。所以,在培訓結束后,她還特意跟居民們科普:“現在據科學研究,胸外按壓起到的作用跟嘴對嘴人工呼吸是一樣的,大家如果出于安全等因素考慮,可以只采用胸外按壓的方法。”

3次下社區,約500人受訓,看起來規模不大,但“急救先鋒”的想法是,讓每個受訓人都成為一個擴散點。“我們跟居民們說,回去以后,可以帶著家人一起,拿個硬枕頭當假人,看著標準步驟,自己在家練習。”王秀軍覺得,如果達到專業級別的CPR技術,需要大約每半年就重復一次培訓。

現在,利用休息時間下社區的“急救先鋒”,還無法實現這么高頻次的培訓節奏,但讓每個受訓人成為擴散點,可以讓有限的培訓效果最大化。 “我們陸陸續續接到很多社區、單位的電話,都希望‘急救先鋒’去開展培訓。包括醫院的非臨床科室、行政部門、后勤部門都積極邀請我們再去培訓,大家的熱情真真切切,真是很讓人感動。只是,我們ICU實在是精力有限,得慢慢滿足大家的學習需求。”

無論是院內培訓還是院外培訓,距離“急救先鋒”小組期望的“讓每一名目擊者都能成為救助現場的有效施救人”這一目標,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駱寶建說,這事急不得,得慢慢來,看著一邊討論一邊漸漸散場的大爺大媽們,駱主任滿意地笑著,他大聲提醒:“大家還有什么問題,需要咨詢的,可以隨時聯系我們。感興趣的、愿意練操作的,可以隨時找我們去。”

北京晚報/孫毅
攝影/胡鐵湘